这张红牌为何激怒梅西

梅西怒了。昨天凌晨结束的2019年美洲杯三四名决赛上,阿根廷2∶1战胜智利,但梅西在比赛中染红,这是梅球王职业生涯的第二张红牌,上一次还是在14年前的一场友谊赛上。

赛后的季军颁奖仪式上,梅西拒绝出席并向南美足协抗议,“也许是因为我上次说了那些话(抨击组委会和裁判),他们这次来找我算账了,对阵巴西和智利我们都踢了最好的比赛,但是他们没有让我们进入决赛,腐败和裁判不允许人们享受比赛。”

能让一向温和的梅西作出如此举动,南美足协到底做了什么?而南美洲足球近年来在国际足坛上存在感的逐渐缺失,与足协的腐败与不作为也不无关系。

诞生了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拉丁美洲,确实处处都是创作的素材,就连足球场也不放过。

拿美洲杯来说,一会儿两年一届,一会儿四年一届,一会儿仅在南美举办,一会儿又拉上了美国。2015年刚办完,2016年因为是美洲杯百年又办了一届,今年的美洲杯结束了,也不要急,为了和欧洲杯同步,明年还有一届。

5年里办了四届,作为南美地区仅次于世界杯的正规洲际大赛,举办时间可以说是相当任性了。这也从一个侧面表现出南美足协的行事作风是多么地随性自适。举办时间如此,赛制的发展之路亦是一团浆糊。

改来改去,美洲杯的存在感和商业价值也越来越低。2016年欧洲和美洲同时有足球盛宴,新浪微博上的欧洲杯线亿。商业价值的差距就更大,2015年智利美洲杯,智利获得的收入才6000万美元,是欧洲杯和世界杯的一个零头。

而美洲杯只是南美足球的一个缩影。当下国际足坛,南美足球的存在感越来越低,这个锅,足协不能不背。

阿根廷足协的腐败,已经不是新鲜事了。从通过热身赛赚取佣金到拖欠球员工资,连梅西也不止一次自掏腰包来解决足协捅出的窟窿,“花式”腐败也从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如今阿根廷足球的落寞。而相隔不远的巴西,同样面临着不少体育领域的腐败问题。

这次,梅西直接将耳光打在了南美足协的脸上。南美足协的腐败,早就名声在外。2015年国际足联FIFA的贪腐大案,就使南美足坛大佬们的纸醉金迷公之于众。

前任南美足联主席胡安·安吉洛·纳波特就是其中之一。他们从赛事版权中赚取不法收入,并转移到安全账户。2017年,南美足协主席多明戈斯对外宣布,在2000年至2014年间,超过1.4亿美元被转移。

除了腐败,南美足球管理的混乱与不作为,也导致其与欧洲足球的差距越来越大。

如今南美经济衰退的其中一个原因,就是由于在现代工业化的过程中并没有找到合适的道路,经济体量不断增大的同时,管理经验和生产模式却没有跟上。

将此原因套在南美足球上,也同样说得通。南美洲,曾经是一片足球的天堂,但再多的天才和肥沃的土壤,也挡不住管理经验缺失和不作为的领导层的挥霍。

曾经,满溢着足球天赋的南美足球运动员踢着不拘一格、充满想象的足球,让欧洲球员大开眼界。但如今,随着欧洲青训水平的不断提高,想要脚下生花,完全可以自己培养。

而南美足球的青训却是一潭死水。阿根廷上一次夺得世青赛冠军是2007年,巴西则是2011年,那也是南美在世界青年足球赛事上最后一次夺冠。

巴西报纸《圣保罗页报》曾撰文分析,欧洲足球的进步一方面是有钱,另一方面也与欧足联和各国足协的贡献分不开。欧足联把赞助费和电视转播收入分配给各国足协,并重点照顾经济差、足球水平低的国家,以求所有国家共同发展、共同进步。

这就难怪,13岁就只身闯荡西班牙的梅西更认可自己是“欧洲制造”,阿根廷是他的根,无法改变,至于无能腐败的南美足协,当然有一百个瞧不上。

可梅西与他的阿根廷已经经历过三次决赛失利,似乎总有一把命运的枷锁将梅西与他的阿根廷牢牢锁住。

新闻热线:法务部邮箱: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:

Categories亚搏体育手机客户端下载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